×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又又被調查,76萬輛車被調查+18起事故,特斯拉的這3個問題何時能解決

工藤新衣 2021/08/25

喜歡車愛車?這裡有你喜歡的關於汽車的所有資訊,跟著小編的眼睛往下看~

大家都很熟悉特斯拉這個汽車品牌的吧,特斯拉又被調查了。

特斯拉再次在其主場北美被調查,啟動調查的依然是NTHSA,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2017年,NTHSA(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忽然終止了對特斯拉AutoPilot的早期調查,沒有任何行動、也沒有解決車企提供給駕駛員允許雙手脫離方向盤駕駛系統的安全問題。NTHSA在當年,也被美國線民噴的夠嗆,當然,這些都不算特別重要,因為2017年還是一個關鍵時間節點,第45任美國總統在當年上任,共和黨取代民主黨,拿下了那一階段的主要掌控權。

再結合如今民主黨總統拜登上位之後,助推美國電動汽車發力而沒有邀請特斯拉這件人盡皆知的事兒,一切的一切,充滿了魔幻和撕裂。

當然了,我們要說的話題主線是如今,NTHSA終於開啟了對特斯拉的調查,調查數量為生產至今的76萬輛,調查的目標也不再是MCU老化導致很多車輛功能卡滯,而是真正直接瞄準了AutoPilot/FSD,特斯拉最著名的差異化功能。

當然,結局會如何,如今來看,可能並不會如廣大北美消費者的心願。

市值快速蒸發300億+美元,特斯拉在這場調查中的局面

在NTHSA發佈消息,啟動對76萬輛特斯拉車型開啟調查時,資本市場直接給出了快速的答案,股價下跌超4%,市值蒸發300億美元以上。當然了,資本市場的反應並不意味著太多,因為散戶雖然體量更大,反應更快,但它們無法代表核心資本的意志和真實意願。所以,幾天的之後的眼前,特斯拉的市值也在逐漸回暖,如今,繼續逼近7000億美元。

對於消費者、股民、投資機構來說,如今大家最關心的那個話題無疑是,特斯拉會否在這場調查之中遭遇極大損失,影響他們的買車/用車、投資、盈利回報等。

特斯拉會不會遭遇極大的資本市場失敗,答案顯然是不會。這與資本市場、NTHSA調查的核心難點、整個汽車行業or技術行業的發展相關。

特斯拉在資本市場目前面臨的局面整體是「沒有一個能打的」。因為馬斯克個人+特斯拉運營思維+特斯拉技術的大膽性等綜合原因,在資本市場來看,投資領域特斯拉顯然是如今走勢+回報率都相應最好的那個方向。寶馬/賓士/豐田/大眾,在投資市場面對特斯拉時,更多是「穩健的長期投資」選項,因為它們的技術進步/銷售/售後等受到很成熟的監管,不能像特斯拉那樣大膽突進。同時,商業模式上,特斯拉選擇的是將電動車賣出之後,進行資產打包與整合盈利(碳積分、租賃、共用、軟體付費等),而非傳統的追求單車利潤/製造成本降低/體系成本降低等。

豐田市值2500億+美元、大眾集團市值在1000億美元左右徘徊,蔚來汽車超過寶馬/戴姆勒市值,小鵬汽車超過上汽大眾市值。上述的這些案例,已經實打實的體現了投資領域的意向,給回報率更高且機會更大的企業注入,傳統車企更多是穩健理財產品。至於誰能挑戰特斯拉在投資和市值方面的優勢,隨著蔚來/小鵬/理想將重心逐步從美股回流港股,甚至A股,短時間內特斯拉沒有明確對手。

所以,這將直接造成一個局面,儘管NTHSA開啟了對特斯拉的輔助駕駛系統進行大規模調查,但只要資本依然沒有好的新投資點,它將會有持續的預期資本注入,於是一切近乎都不會造成大傷。

隨著特斯拉被調查,汽車行業會變嗎?

會,並且有無數多的新可能性。隨著智慧駕駛近幾年在汽車領域的快速成長,開始逐步成為新的消費點。因為其技術特徵與此前傳統汽車截然不同,於是監管沒有相應的制度法規等方面的支撐,再加上馬斯克的大膽、擦邊球,於是特斯拉迅速建立相應技術護城河。

擦邊球,從其標配的Ap(AutoPilot),再到如今的付費套裝軟體FSD(Full Self Driving),特斯拉通過產品說明書上的相應免責條款、言論自由等原因,很好的在除了歐盟之外的全球鋪開了數量級優勢。

同時,還是第一個話題中的核心點,特斯拉在運營模式、資本市場打出了相應的優勢之後,它可以承擔這種相應宣傳帶來的監管結果。但,對於其他企業而言,跟隨特斯拉宣傳模式的方式,預計會得到遏制,比如是否加上「自動」二字等等。

行銷方面,只會是小方面的變化,更大的變化預計會來自於真正的法規、草案等正式監管。2019年開始,歐盟已經開始在頭部企業的帶動下開始擬定相關草案,我國此前也開始了相應的推進。儘管,這之中需要大量的有效資料積累與識別,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擬定,但進戶可以預計的是,它的落地時間越來越近了。

當擁有相應法規時,所有裝備此類功能的企業,不論大眾、豐田、蔚來、小鵬、特斯拉,都會面對相應的制約。比如,特斯拉屆時只依靠純視覺解決方案,能否通過智慧駕駛法規,尚且沒有明確結論。

特斯拉的技術,又會變嗎?

相信,這是大家最關注的話題。在NTHSA對特斯拉76萬輛車型進行調查時,目前已經展現出3個方面的關鍵資訊。關鍵資訊1,依託於視覺技術進行智慧駕駛的特斯拉車型,在2018年至今的11起事故中,共有17人受傷/1人死亡被記錄在NTHSA的材料中,同時這些事故存在一個相對共性,「它們大多發生在傍晚,或光線不好的場景下」。關鍵資訊2,特斯拉的AutoPilot等功能,在硬體/軟體層面都有相應的提升空間。這之中的原因,與AutoPilot、FSD的誕生強相關。和行業中的絕大多數車企一樣,特斯拉的輔助駕駛系統也來自於Mobileye的解決方案。2015年時,特斯拉提供的AutoPilot原始版,基於Mobileye相應(非自動駕駛)解決方案:一個前置攝像頭、一個定制設計的片上系統 (SoC) 和用於機器視覺的專用軟體,對車道標記、路肩和其他車輛等特徵進行分類。 特斯拉基於此,對軟體層面進行進一步自我研發,同時很快的切斷了與Mobileye之間的聯繫,但從現狀而言,包括其發生的事故(突然加速/撞上靜止車輛/NTHSA調查等),都直接說明瞭硬體/軟體方面的問題。

硬體方面,視覺解決方案的有效冗餘不足、感知能力不足、感知手段單一、對環境要求較高;

軟體方面,對於交通參與者的標記/分類/計算尚有短板,這也直接和不久前的AI DAY超級算力雲端邊緣超算Dojo息息相關,唯有Dojo提供的算力,能進一步解決其軟體問題。

第三點,則是核心無解問題,以及NTHSA,及全球其他相關監管部門要面對的當務之急,核心資料的調查與回溯。

在今年的上海車展車頂事件之後,特斯拉在中國已經展現了其資料層面的態度,資料提供相應的部分,而非全部;與車輛資料伺服器連接的 Garage需高許可權工程師調用,並由工程師完成還原(涉及人,於是增加變數);尚無相關監管機構/協力廠商機構,對特斯拉的資料有公正性的鑒定/裁決能力,之於NTHSA來說同樣如此。

所以,一切的核心問題,最終還要回溯至「核心資料的採樣/邏輯/完整/合理」這一層面。鑒於隱私、資訊安全等層面的法規尚待進一步完善,NTHSA對於特斯拉的76萬輛進行調查,屬於難上加難。

鑒於上述的一系列問題,最終,汽車行業以及科技領域對於NTHSA調查特斯拉,給到的主流判斷是:預計不會有太大效果,因為本質是新事物與傳統事物之間的差異性。同時,NTHSA真的查到了特斯拉的相應問題,可參照的罰單金額為1.05億美元,參考2016年7月時,NTHSA要求特斯拉回應關於其2015款MODEL S致死事故的所有問題,如果在最終期限前未完成相關調查,特斯拉將可能面臨最高1.05億美元的罰款。

以特斯拉的地位,不知道這次的調查是否還會無疾而終嗎?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老司機們,是不是還意猶未盡呢,持續關注美女集中营吧,這裡有更多汽車資訊哦~

用戶評論